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塔羅:高塔〉

 
突然想到關於當下的譬喻

像陣雨
滂沱在盆底的你
承諾是霧氣
山城中恍惚每一日清晨
夜晚總經不起煎熬
是你的話
必須早睡早起
 
末班捷運無法繼續等待
歸人遲來
到底成為錯身的過客
唯有置身山洞
在訊號抵達不了的隧道裡
彷彿第一次離開
或者進入你
剎那明白這才是永有的指認
 
毀壞是為了建立抑或為其本身
巨大空洞的蛋
一顆念頭未生卻先死去
自在而無能存有的港
終究是不會想起
該怎麼讓流浪的船隻停泊
最後拉縴的人如何
以沫共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