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日 星期六

〈白色情人節〉


你先醒來 或我

在床尾擺一壺水 咕嚕咕嚕吞下
昨夜的嘟嘴
我說 你幹嘛兇我? 你說 沒有
我說 明明 你說 都聽你的
我熄你點燃的菸

你朝天花板吐出 「今天的行程是?」
清算你肩胛骨間的寒毛 然後
我熄你點燃的菸
「就這樣?」 往喝剩的啤酒罐裡彈了彈菸灰
我說 你幹嘛兇我? 你說 沒有
我說 明明 你說 都聽你的
我熄你點燃的菸

我只熄你點燃的菸


——獻給我唱不下去的那位男低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