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少了一個人〉


才一眨眼,就沈溺了
都還來不及換下一口氣
肉池的漣漪
一波一波襲來
毫無防範
我是手無寸鐵的泳者
手無縛雞之力

岸上虎視眈眈
烈日下打赤膊一仗
銳利的眼神
把彼此
從頭到尾拋光成黝黑的鑽

弱水明明三千哎
怎麼有人只取一瓢貓溺在我的腦海裡


——寫在《38度西下的微熱肌膚——范揚宗個展》之後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2873174055579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