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自首〉


把鮮花留下 把祝福留下
把言不由衷的致歉留下
空氣過於乾燥
總有這樣的時候
我也說不出半句濕潤的話

我不再愧疚了
不再為烽火的燎原
或者殆盡愧疚
我不再修築城牆,不再駐守
把失責留下
把盡力留下
把愧疚,愧疚以及愧疚留下
護城河池乾涸
我總是不合時宜的濡沫

「一無所有的人
才會得到真正的自由。」
只是得到真正的自由之後
還能算是一無所有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