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紙船〉


曾經說過的話,總算是成了
一艘搖曳的紙船
還有什麼比這更晃盪的呢?
足以囚禁我輩在一座乾涸的湖底
不是什麼,僅是彼此的唾液

有時我們哭得厲害
遂淹沒心愛的人

日子疊成一落一落,不願攤開
皺痕不易燙平,一道一道
傷人的話一下一下搓揉
一團一團回收

剩的
都進水;進水的
都暈開

才知道總有無法再對摺的時候
無法再有一條
對角的線
那麼直接,那麼果決
才知道紙船無法渡航
是無關河道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