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親愛的〉


可是親愛的啊,日子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好。當陽光灑進來的時候,我仍然是溼濡的,整副皮囊一如往常佈滿慘綠的霉。起風,甚至連一根頭髮也沒有被吹動。人群依舊需要樹立一位可以共同斫伐的敵人,讓他倒下,好讓自己不可告人的罪惡可以被壓埋在長年累月繁盛的懦弱之下;人群依舊需要打造一位遠在天邊的神,哪怕他投棒球跆拳道高爾夫打籃球,好讓自己近在咫尺的夢想可以藉由崇拜後實現,當然親愛的啊,人群還是又會仍然依舊一如往常依舊,噢依舊說過了,遺忘。沒有人會記得自己遺忘了什麼,這很理所當然,理所當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