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0日 星期一

〈20111009〉


一些寂寞的人獨自開花 在盤根錯節的老樹底下
把歷史的文本仔仔細細地從頭再讀過幾次
卻找不到一條箋注足以解釋
如此是無罪的
偶爾在頁與頁之間 葉與葉之間或者
夜與夜之間有風經過 也只是拍拍你的肩膀
試圖在你的耳膜上寫下
「噓,不能歌唱」 起舞不能擁抱 至於人群
我已經知道的太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