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 星期三

〈我的服裝課被當了我很感傷〉


氣溫逐漸回升至當初
我離開你
驟降的溫度
我們各自需要一套更為
合適的衣服

用鉛筆在牛皮紙上打版
尚未剪裁之前
都可以重來
預支多一碼的布 過長的
都有機會改短

你需要胸前的胖襖 我需要
更大的墊肩 足以支撐我們
染色、形變、且縮水的肉身
哪怕什麼樣的內裡 不過是
不會飛的羽毛或
不曾開過的棉花

總是跟不上換季 總是脫不下
為別人量身訂做的套裝
而我們
再也沒有勇氣把自己塞回
與身俱來的皮囊



——紀念48分的服裝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