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情濕〉


蟬一聲鳴 響徹我們躲在廁所裡的年少
(噓 別說)
然 你一聲嘆 就吹皺我一整片心海
(啊 張嘴)
而 擠液幾億吞下你給的 是我的
制服上的白色彩虹是我 給你的顏
(射 拋物線 都是我們的傲嬌)
想從你的味蕾讀到一些屬於我的味道
齒縫裡塞的是我咀嚼你過盛的喃喃自語
(我們呀我們呀我呀你)
下了一整場颱風的汗 充血如漲潮
馬兒的眼淚都成了水患
(我們是幸災樂禍的)
他們是為了交配的 如我們
在夏天之後卻死掉的
是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